{}

編輯觀點│廠隊砥柱的壓力,Maverick Vinales:我們可以贏,但是... ...

TC

2020/02/05

TC

2020/02/05

為什麼2020年對YAMAHA廠隊而言非常重要?其一是車手合約到期大限,隊伍陣容勢必得經過一番換血,二來,在這三個賽季左右的掙扎,YAMAHA意識到要擊敗DUCATI與HONDA,就必須更加謹慎的處理賽車的問題,就如同2003年,在萎靡不振之際簽下Valentino Rossi創造轉機一樣。

YAMAHA廠隊宣布了2021年以Maverick Vinales與Fabio Quatararo的搭配,並與三屆MotoGP世界冠軍Jorge Lorenzo作為測試車手的陣容。

Vinales的續約兩年也是如此,因為即便YAMAHA在2020年讓YZR-M1大幅進步,西班牙車手也不認為以目前的狀況足以讓YAMAHA奪得世界冠軍。

「如果我們有更高的速度與更好的制動,我認為就可以爭取比賽勝利,但是在世界冠軍的競爭上依然相當困難,因為Marc Marquez正處在一個非常高的水準,而DUCATI則是擁有相當快的速度。」Vinales談到。

自從1970年代初期進入GP大賽以來,YAMAHA目前正處於嚴重的危機之中,在2019年的上半賽季,YAMAHA似乎總算找到了M1的正確方向,幫助Vinales連五個分站都在前四名的席次中,這是他在YAMAHA第一次做到這一點。

「我們先在距離勝利並不遙遠,我們已經非常接近我們想要的位子,」Vinales談到,「在賽車的極速中,我們至少要快上五到六公里的時速,這非常重要,因為只要改善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抓到其他競爭對手的真空帶,我們的加速循跡與其他車廠的賽車實力皆於伯仲,因為我們在上個賽季中在電控部分有了相當大的改善,也同時改進了車架,但引擎的部分則完全不同,現在這一點正是YAMAHA的最大課題。」

Vinales與YAMAHA總共有兩個天平兩端的問題需要煩惱:賽車的極速表現,並且因為賽車的加速性能必須要提升的前提之下,制動性能也會成為頭痛的問題之一,並且,抓地力的強弱過於敏感這件事情也同時需要解決。

「我們大多數的問題都來自於最高速度的不足,我們必須靠相當晚的剎車才能彌補極速不足的問題,如果你有一輛很快的賽車,你可以騎得更平順、更穩,並且有機會減少因為騎乘風格而帶給輪胎的壓力。目前的M1需要讓賽車可以更好的煞停,但我不像其他YAMAHA車手一樣在後輪施加相同的負荷,所以我不能用跟他們同一種方法讓賽車停下來。」

制動問題和Vinales的賽車在不同條件下表現的大起大落的問題是呈現正相關。

「對於YAMAHA而言,剎車是關鍵,特別是對我的車來說,我們需要用到後輪來煞停,一旦我失去後輪抓地力,我就需要更改引擎剎車的設定,因此有些分站中我們整個自由練習都在同一組設定下完美運行,但在正賽時,我們卻必須得用上完全不同的引擎剎車設定。」

當賽車與輪胎之間的配合程度經常因為鑾境因素而有所變化時,也許因為Moto2的橡膠殘留或其他因素而改變了賽道抓地力特性,Vinales經常因此而面臨比賽初期落後的問題。

十月的Buriram就是最好的例子,正賽前半段,Vinales以每圈0.1秒的差距落後給Marquez與Fabio Quartararo,直到第12圈落後前方領先集團達3秒之多,在下半場Vinales開始以每圈0.1秒的速度往前追,最終比賽結束,12號賽車以1.3秒的落後敗給了Marquez的RC213V,換句話說,Vinales花了太長的時間在適應賽道條件,如果沒有抓地力的適應問題或是設定改變,Buriram的分站冠軍未必會是HONDA車手。

「正賽的抓地力總是與自由練習時不同,因此我需要了解在正賽時如何讓我的騎乘風格去匹配我的賽車,在泰國分站中我一直都苦於鎖死後輪所造成的打滑,所以我花了好幾圈來適應,我盡可能的縮小與前方領先者的差距。對我們來說,改良引擎剎車的電控系統相當重要,因為這是我們在比賽初期錯失機會的問題癥結點。」

「我認為YAMAHA比起其他車廠的賽車隊賽道的變化更敏感,同樣的,賽車都是需要平穩的騎乘,如果你嘗試更為激進的方式,賽車就會四處晃動,你沒有辦法正確的進彎。」

 

另一方面,相較於Vinales,Fabio Quartararo的M11似乎沒有遇到這種問題,因此Vinales意識到他自己必須要改進,這就是為什麼去年的暑假時,Vinales花了多時間在YZF-R1的騎乘與鑽研的原因,「我需要更快的了解賽車的需求,因此我嘗試了許多不同的騎乘風格,用以了解是否不同的騎乘方式對賽車會有不同的幫助。」

25歲的西班牙車手對2020年新賽車的盼望都取決於M1是否可以為他帶來一組馬力更大的引擎規格,並且在引擎剎車的效能上是否允許Vinales使用後輪來讓自己的賽車有效煞停。

從Sepang的周五開始的季前測試,Vinales與他的團隊工程師將與從DUCATI挖角的電控工程師Marco Frigerio的幫助下專注於新賽車的平衡與引擎剎車的調整。

「我們不需要進行大幅度的改變,因為當有抓地力的條件之下時,目前的賽車版本表現得相當不錯,當我們沿著正確的方向前進時,例如去年的Assen(Vinales在尼德蘭分站直接海放其他車手五秒以上。)那輛賽車的表現就相當不錯,MICHELIN為賽車帶來合適的輪胎時,YAMAHA可以說是場上最好的賽車,無庸置疑。你可以用M11在場上獨走海放,並且獲勝。但是當我們在較弱勢的賽道上時,我們會相當掙扎,一旦表現出適應不良,我們的名字一口氣就會掉到七、八名的位置。」

「這是YAMAHA必須要改進的重點。」


 

去年英國Silverstone與日本Motegi分站之間連續五次進入前四名,撇除賽車的設定與性能之外,我們不可否認這位西班牙年輕車手始終專注並且冷靜的處理所有困難。

「我找到了四五種可以讓我恢復冷靜的方法,所以我變得更加穩定,當我感受到壓力時,這些紓壓方法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有效的使用。」

2020年的YAMAHA其實可以看做是Maverick Vinales獨挑大樑前的測試年,就算今年的12號賽車沒有辦法拿下世界冠軍的頭銜,但我們相信Vinales不僅僅想打敗Marc Marquez,也許未來最大的對手將會是自己的隊友:Fabio Quartararo。

TC

2020/02/05

NEWS

官方新聞稿。SYM城市酷跑,七期Z1 attila搭載零後仰懸吊進化登場!

官方新聞稿。電電呷三碗公 電動機車市場迅速回溫 Gogoro「照反有理」 已有44%銷售來自汰舊換新

被囚禁的空拍機!3/31新法上路,台灣多數縣市全面禁止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