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CATI的靈魂人物專訪,Gigi Dall'Igna:我不認為工程師對車手的選擇發表意見有什麼不對的!

DUCATI的靈魂人物專訪,Gigi Dall'Igna:我不認為工程師對車手的選擇發表意見有什麼不對的!
TC 2022/06/13

外媒Bar Sport在上周的現場直播專訪中邀請到了DUCATI在近幾年研發與創新的靈魂人物,同時也是DUCATI賽事的總經理Gigi Dall'Igna來回答廣大賽車粉絲們的問題,從MotoGP的發展與賽事狀況、包含了WSBK的Alvaro Bautista與Moto America的Danilo Petrucci的各種活躍表現,還有MotoE的電動車趨勢與研發等,Gigi都給了相當豐富的見解與答覆。

「關於MotoGP研發與超車的議題,這當中有很多事情要考慮進去,但速度對於賽車來說依然是基礎,無論是在MotoGP或是WSBK,在直線上超車會更加容易,擁有一台可以在直線上超車的賽車會讓事情簡單很多,當然這也是重要的事情,我一直在尋找,也是DUCATI一直在追求的就是如此。」

「WSBK的比賽中,Bautista的表現令人難以置信,他充分的利用了賽車,但同時並沒有冒太大的風險,他可以把好結果帶回車隊,這對任何一個錦標賽事都是相當重要的,但能夠在WSBK這種競爭激烈又艱難的賽事中達成,WSBK裡的三位車手都非常強大,而Alvaro更是如此,每次我觀看他的比賽或是打電話給他時,我都會為接下來的賽事到來而感到開心。」

「在所有的賽事中,不管二輪或四輪,賽車與車手之間都存在著平衡,唯二不會有這種狀況的地方在MotoGP與WSBK,從所有的角度來看,重量始終會是一個決定性的關鍵,身材較重的車手就是處於劣勢,最近幾年這種趨勢又更加明顯,物理學不會說謊,這就是現實。」

「在DUCATI Panigale V4這台賽車中有很多元素是來自於MotoGP,Panigale V4的引擎是Desmosedici的產物,熱力學研究也同樣來自MotoGP,從這些角度來看,確實有很多是來自於工廠賽車的傳承,當然還有一些電控設備,也同樣是我們從MotoGP移轉到了WSBK身上,空氣動力學方面,DUCATI Corse在Panigale R身上曾經使用過MotoGP還在Winglets時代的翅膀設計,甚至連車架都有參考工廠賽車,MotoGP的DNA始終都存在於Panigale V4這台車中。」

「WSBK與MotoGP兩項賽事中,WSBK擁有更高的電控設定自由度,你可以很自在的開發並尋找解決方案,但從其他角度來看,MotoGP可以開發的項目就又更加廣泛,這也是我們持續的在MotoGP賽事中嘗試不同想法的原因,我們開發技術,然後我們將新技術轉移到市售車上,確實WSBK對量產車有相關規定與限制,但正是因為這些限制,我們希望量產的市售車也同樣可以很接近我們使用MotoGP的一些賽事結晶與科技成果。這些都可以在WSBK賽事中成為解決方案,我們嘗試著用兩組賽事來提高我們的學習程度與自由度,這也是生活中一件很重要的想法。」

「我同意最近Ramona Albesiano針對250c.c.的賽車才是最純粹的說法,我最近也拆了一台250c.c.的賽車,你可以從中發現250與MotoGP的工廠賽車相比是一件多麼簡單的事情,俗果今天你從MotoGP賽車上把整流罩拆掉,你找不到任何的可用空間,你甚至沒辦法將其他的線路與感應器放在裡面,所有的空間都被利用了。但在250的車上,一切就簡單許多,也更容易在車上進行一些有效的工作,我們在MotoGP的賽場上作了很多事情,當然也跑了無數次,但250c.c.的世界依然相當有魅力,當我聽到250 c.c.的發動聲浪時,我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那真的是一種獨特的情感。」

「在賽車運動裡,當你贏得一場比賽時,你會感覺到身體有一種勝利狀態,因為勝利會帶給你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不僅是因為你的賽車贏了,還有車手與團隊都贏了,他們完成了一件特別的事情,勝力絕對會是一件特殊的事情,這也讓賽車運動這項工作變得如此與眾不同,同時傷心的事也不會少,這就是一份工作,當你必須在公司開出的預算範圍內工作並且達到最終公司設定的目標時,你必須要在當中有所取捨,即便你知道可以更好,這就是開發上令人感到悲傷的事情。」

「Danilo在很多方面都是一個很有趣的車手,他與DUCATI有一段很長的合作關係,他也為我們做很多很棒的事情,他在Mugello的勝利至今依然令我感到開心,對我們來說,Petrucci是一個重要的車手,˙也是MotoAmerica賽事爭奪冠軍的車手,一旦完成目標我們就會考慮未來的進程,其中一個選項是讓他去參加WSBK,但現在討論這個有些言之過早,他今年也許可以用外卡的方式來試試水溫,這是一個可以考慮的觀點。」

「另外,目前DUCATI MotoE將會有我們DUCATI Corse來管理,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工作,我們將會賦予這台賽車完美的]DUCATI風格,他將會是DUCATI第一輛全電動的賽車,我必須說他在賽道上給了我們一些成就感,因為我們處在這個有趣的時代,最重要的是,這將會在電動車世界中做出有趣的改變。」

「一切新事物都會讓人發揮想像力,在引擎上進行創新是非常困難的,在新概念上可以進行創新對於很多工程師而言都是非常棒的事情,當然,因為引擎的歷史已經很久了,但這依然是一個令我感到開心的世界。」

「車手在比賽中的設定與開發並不是出自於個人的選擇,但我們會共同討論最好的解決方案,我不認為工程師對車手的選擇發表意見有什麼好奇怪的,顯而易見的是車手是根據人囗的感受程度來進行選擇,如果技術人員可以從不同面向以及從引擎數據等方面提出建議,我不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

TC 資深編輯
一個人生超轉燈恆亮的失控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