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藍色車庫│葡萄牙的最後廠隊身影,Valentino Rossi:第十冠?如果我在周末贏得一些比賽,也許有機會吧!

離別的藍色車庫│葡萄牙的最後廠隊身影,Valentino Rossi:第十冠?如果我在周末贏得一些比賽,也許有機會吧!
TC 2020/11/23

走出Portimao賽道,Valentino Rossi一身Monster Energy YAMAHA MotoGP廠隊皮衣也將不復存在,這也同時宣告了九屆世界冠軍將首次告別工廠車隊車手的身分,與徒弟Franco Morbidelli在2021年賽季開始共同效力Petronas YAMAHA SRT獨立車隊。來自義大利Tavullia車手也在賽後接受Sandro Donato Grosso的採訪,向Sky Sport MotoGP談到了他的感受、目標以及未來的方向。


廠隊戰袍的最後一役

「這是很重要的一刻,我身為廠隊車手是一段很長的旅程,這美妙的經歷分成兩個部分,因為中間我在DUCATI也待了兩年。我很高興,並且同時將感謝YAMAHA給我這個機會,即使我在其他車隊中的那兩年表現得不好,YAMAHA還是將我簽回廠隊跑比賽。我很遺憾的是即將要離開這裡了,但是我不會說我很難過,因為我依然會留在場上並且效力Petronas車隊,我很想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情況,即使我認為不會有太大的變化──除了皮衣與賽車的顏色。」


親吻賽車

在過去2010年的Valencia收官站後,Valentino Rossi將M1停下來並且親吻這輛賽車,而今年Rossi卻不這麼做。「我不會這麼做,但我會擁抱這些年來與我一起工作的所有人,我離開了廠隊但我依然留在場上用同一個品牌的賽車比賽,只是顏色不一樣罷了。」

「今年我有時候很有速度,我表出了很好的競爭力。最重要的是,我們遇上了與過往不同的問題,我們也解決的一些問題。今年相當不容易,在某些情況下我犯了錯,另外一部分我也不太走運,我的賽車遇上了一些問題,我自己也確診了武漢肺炎,所以,各式各樣的狀況都有。」


COVID-19

「武漢肺炎不是一件好事,連我媽媽都不敢抱我。」Rossi說到,「對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通常人們很樂意擁抱我,但從我生病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因為害怕而離開我,連我自己的媽媽都是如此,好吧!這也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這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隔離期間,很幸運的是我狀況都還不錯,我對無法參加比賽感到失望,那段期間我一直都待在家裡,很無聊,因為什麼也做不了,但我並不害怕,這也是無能為力的事情。」

「在轉隊的決定方面,我認為YAMAHA與其他車隊一樣都太早做出選擇,我認為我們應該等待更長的一段時間,至少要等賽季過一半之後才開始選擇明年的合約,我認為這樣比較適當。」


日歐溝通問題

「近幾年來,YAMAHA一直處於停滯狀態,我們的表現還不是很理想,我希望未來日本與歐洲之間可以進行更多的合作,以利改善賽車。」

「在日本,引擎研發部門有些混亂,」

Rossi談到,「我們今年在引擎方面的確受到很多困難,但我們希望提高競爭力,我們也讓一些引擎報銷,汽門事件反映了日本引擎開發部門的混亂情況。」


徒弟出師

「我與Morbidelli的故事很特別,我們從他還很小的時候就開始訓練並幫助他,但我從沒想過會跟他在同一個車隊一起跑MotoGP,所以這是個好故事,我認為他是目前MotoGP車手中表現最好的車手之一,這也同時讓我在明年要競爭領先者又更困難了。」


常保笑容

「我的個性就是這樣,不同的地方在於結果。因為周末的比賽將會影響你之後四、五天的心情,如果進展順利,那一切就會容易很多,如果比賽出現問題,你將會眉頭深鎖。」

「比賽之後會有不同的生活方式,也許長大,也許當爸,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恐懼的一種。」

Rossi談到,「但我有一種意識,那就是不同的生活方式會帶來不同的滿足感,但絕對沒有一種方式會像全職的MotoGP車手。」


第十冠的坦然

「第十冠?如果我贏了一些比賽,並且成為競爭行列的主角,那應該有一些機會。」

「這始終是主要目標,我們必須要在周日贏一些比賽,並且具備競爭力,登上頒獎台並且成為主角,我認為是可以的。」

「我想我會在夏天的時候決定是否要繼續這條車手的路,但我還沒決定要退出,這都將取決於結果,我希望我們可以在正的時間與條件下運行,賽季中間的暑假會是我做決定的時間。」


VR46 MotoGP車隊計畫

「如果是幾年前,我會拒絕。但我們機令了Moto3車隊的成立、與Sky Sport 共同經營Moto2車隊,這是一次很美好的旅程,但要經營MotoGP車隊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你必須做好車隊的結構,並且從各處去找到足夠的金援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明年我們會與 Luca Marini一起了解這些細節,然後我們才會決定是否要執行,這不是必然的狀況,你必須先觀察。」

「我的故事是一回事,但我的車隊可能又是另一個故事。」Rossi笑說,「有些事情不是我們可以自己決定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果未來場上只能有四台YAMAHA,其中兩台又必須只能依附Petronas,那基本上YAMAHA就沒有VR46車隊可以插手的空間,所以這件事並不是現在說決定就決定,也許我們必須要等到明年之後才有辦法看出端倪,此外,我並沒有排除選擇DUCATI的可能性,最終Luca Marini會在明年加入DUCATI效力,所以這一切都還是處於開放的狀態,不過我與HONDA之間依然不是這麼密切。」


Joan Mir的世界冠軍

「Joan Mir的世界冠軍當之無愧,因為他是今年最好的車手。他只贏了一場分站,但他有許多頒獎台成績,然後我們必須考慮到他在Red Bull Ring的第一場比賽基本上算是贏了,他領先了2秒多,後來比賽暫停,所以照理說他應該會贏兩場分站。我必須說,賽程的制定讓今年的錦標賽變的相當困難,輪胎也出現許多複雜的問題,但,Mir就是個世界冠軍,我恭喜他。」


年後拉力賽

「今年我不會參加Monza Rally,我將會和去年一樣在1月9日的Bahrin用Kessel Raing FERRARI 488與Luca Marini以及Uccio一起比賽,過去我們會在Abu Dhabi比賽,今年因為武漢肺炎,我們改在Bahrin,我會參加12小時的組別,Bahrin的比賽有幾個組別,通常會是6小時、12小時以及24小時的Endurance Race,在那邊有相當多的比賽可以參加。」


Valentino Rossi的夢想

「我的夢想是在我的四周可以有愛我的人、我可以依靠的人以及可以適時向我伸出援手的人。」

TC 資深編輯
賽車的季節開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