菸商贊助的興起、衰落與重生。我們還能看到那些帥氣的經典塗裝嗎?

Ziv

2019/06/28

Ziv

2019/06/28

說到MotoGP的經典塗裝,菸商贊助的美好年代,絕對是所有車迷記憶最深刻的時光,特別是在那個百家爭鳴的香菸世代,不論是賽車上的塗裝,還是車手身上的皮衣,絕對都能看到滿滿的香菸品牌標誌,同時各個品牌不同的配色,都以獨特的設計美學,結合在當年的二輪性能猛獸上頭,對於經歷過那個年代的車迷來說,香菸已經是二輪賽車上密不可分的重要元素。

當年Wayne Rainey騎著Marlboro Yamaha塗裝的帥氣身姿Marlboro當年除了出現在賽車、皮衣上之外,場邊的廣告牆也時常能看到他們的商標

儘管香菸品牌與賽車運動的合作歷史淵遠流長,但是其實香菸廠商贊助MotoGP賽事的時間,相對四輪賽事晚了許多,大家熟知的Marlboro、Rothmans和Lucky Strike等,都是在1985年前後才進入MotoGP的闈場內。

香菸品牌加入賽車運動的契機,要從1968年說起,當時英國開始禁止香菸品牌在電視上打廣告,於是這些香菸品牌的行銷團隊,被迫尋找一個全新的方式來推銷自己的產品;戰後興起的賽車運動,車手在賽場上噴著二行程的藍煙,彼此近距離肉身拼搏、廝殺搶奪冠軍,在菸商眼中這無疑是最佳的宣傳機會。

除了Marlboro YAMAHA之外,Rothmans Honda也是賽場上的另一個菸商塗裝經典,特別是在香港電影烈火戰車的薰陶下,許多人至今仍然難以忘懷

1980年代中期,菸商贊助資金大筆進入MotoGP,帶給車手和車隊翻天覆地的改變,車隊拿到了夢寐以求的經費預算,加快了賽車的研發與測試;車手則是獲得了更高額的簽約金與明星般的待遇,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了賽車運動當中。

對於菸商來說,他們投入大把大把的資金,也必須確保自己的投資是有效的,像是Rothmans就曾經派遣一支攝影團隊進駐賽道,在每一場比賽中從頭到尾的進行拍攝,如此一來,便能確保來自全球的媒體,都能有免費版權的宣傳照片可以使用;這樣的模式,直至今日仍然可以在MotoGP闈場內看見,像是Red Bull就有專門的攝影團隊和節目,在Youtube等社群平台上曝光宣傳。

SUZUKI最經典的RGV500 Lucky Strike塗裝

香菸品牌的加入,除了帶來大把的資金讓車隊、車手和媒體更為蓬勃的發展之外,對於賽事本身的推廣,更是有著深遠的影響,過往MotoGP賽事都以歐陸為主體進行比賽,隨著菸商的市場擴張需求,MotoGP逐漸向歐陸以外的國家、地區拓展,海外賽事開始變成每年賽程表上的固定班底,開啟了賽車運動的空中飛人時代。

不過菸商贊助的黃金時代並沒有持續太久,隨著1993年開始相關規定越來越緊縮,Rothmans在當年賽季結束後,決定退出MotoGP的贊助行列;2003年全球168個國家簽署了「WHO菸草控制框架公約」,這項公約更大幅度的限制香菸的電視廣告和贊助,也讓菸商塗裝開始在賽車、皮衣上消逝。

在新的公約禁令之下,經典菸商塗裝漸漸地退出MotoGP賽車的舞台,過去的經典塗裝也漸漸的變成了追憶,但菸商大把的贊助資金,其實始終在,像是與DUCATI車隊長期合作的Philip Morris集團(簡稱PMI集團),過去數十年間都不曾間斷過資金上的援助,PMI集團更嘗試利用不同的面貌和法規上的漏洞,來維持在賽場上的曝光。

像是過去Casey Stoner與Nick Hayden在DUCATI的時代,PMI集團就曾經利用過條碼的方式遮蔽商標,持續在DUCATI賽車上曝光,不過隨著法規漏洞的填補,PMI集團也想出更多不同的方式持續在賽車運動中曝光,其中像是以電子菸品牌、公益品牌等方式來贊助車隊,其中今年DUCATI和FERRARI賽車上的Mission Winnow就是PMI集團的最新替身使者。

Philip Morris集團的合作也不僅止於車隊,今年MotoGP主辦單位Dorna的CEO Carmelo Ezpeleta也公開表示將會與PMI集團持續合作,在全世界推廣MotoGP的賽車運動精神;儘管現在我們已經無法再次看到經典的“菸商”塗裝出現在賽車和皮衣上頭,但是可以確定的是,菸商帶來的大筆資金,仍舊會持續以不同的樣貌,出現在賽場之上。

今年DUCATI也在幾個分站上,遇到Mission Winnow被迫要進行遮蔽的困擾

Ziv

2019/06/28

NEWS

官方新聞稿。Gogoro 宣布 Gogoro Network 正式發展成為獨立事業體 全力聚焦智慧電池交換服務

小米家電也能修車!?小米電動打氣機在台發售

Curtiss電動機車又一發!Hades預計2020年進入量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