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 1963年DUCATI 的V4原型車Apollo V4

Tatsuya

2018/06/19

Tatsuya

2018/06/19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妳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一如DUCATI決意市售Desmosedici的激情總是澎湃洶湧,但在與Panigale V4邂逅之前40年,傳奇的DUCATI工程師Fabio Taglioni所設計打造的這具Apollo V4,卻也創造了在六零年代的泛黃記憶裡,一抹白駒過隙的風華濫觴。

在2018年的現在,世人普遍熟知的DUCATI V4便是裝載在Panigale V4身上的這顆藝術品了。

1963年,當DUCATI欲將野心伸進了美國 HARLEY-DAVIDSON的美式巡航車市場,Fabio Taglioni便打造出了這具帶滾子培林的氣冷1257 cc 90°雙氣門頭V4 ,以當時前無古人的84.5mm x 56mm孔徑,並搭配了10:1的壓縮比與Dell'Orto SS 32分離式化油器,Taglioni並決定使用180度曲軸,安裝在帶有中心主軸承支架的水平分離式濕式油底殼的曲軸箱中,閥門驅動由推桿和搖臂組成。在7000轉時能夠讓馬力來到了在當時已是驚世之作的100hp,偉哉DUCATI,總有一些浪漫,就算如今看來是多麼的不切實際與匪夷所思,但在歷史翻頁之後,總都會是一種雋永與美好。

當年為了挑戰HARLEY-DAVIDSON市場所衍伸的產品DUCATI Apollo

這具Apollo V4的身世,卻並非如同帳面數據那般的輝煌。當初代原型車被打造出之後,由同為傳奇工程師Giancarlo Librenti來進行道路實際測試。可惜的是,Apollo V4在高速穩定性上始終找不到解藥,Fabio Taglioni是一名無庸置疑的傑出工程師與摩托車手,但並非車架底盤的專家,雖然整體引擎輸出的馬力與扭力相當驚人,但整體轉向回饋與超過600磅(約272公斤)的車身相互影響之下,就是相當難騎且路感模糊等負面評價接踵而來。

在當時擁有100hp馬力的Apollo可說是驚世之作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一如Apollo V4最終依然沒能夠成為佳話流芳,在一連串的於事無補而選擇終止計畫之後。換個角度想,也許做為一輛完整的摩托車,Apollo V4是失敗的,但做為開起新時代的引擎技術與各種發想而言,甚至是當今頂尖的Desmosedici都與Apollo V4有了些牽掛與連結,Apollo V4在引擎科技的貢獻無疑的舉足輕重。

V4引擎的濫觴,即便沒有市售,也寫出了新時代引擎技術的新篇章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這顆V4不是依歸,只是過客。

資料來源.DUCATI        By.TC

Tatsuya

2018/06/19

NEWS

週末KCC現場展示,KYMCO SuperNEX台灣首演

莎喲娜啦~嗨呀哺颯! SUZUKI Hayabusa「隼」年底停產

永遠的肯德基小子。NICKY HAYDEN入選AMA名人堂